惜惜88
当前位置:首页 - 黑猫 >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2019-09-25来源:中国女性网

“爸,唐洋那丫头该打,她抢了叶子的未婚夫,还逼叶子出手打她,叶子还没说什么,她就跑到你那儿去告状,这样恶毒的丫头,您不能纵容她,委屈了咱们叶子。”

听着妈妈和爷爷的电话,叶晴隐隐觉得爷爷会对她从轻发落,但她出手打了人,军医院她是待不下去了。

不过没关系,她反正也在军医院待不久了。

前天,那个权绍添上校也要赶走她,现在两处罪过,爷爷想留她也不可能了。

呵呵,她终于摆脱了爷爷的控制,再也不用抄写那些厚厚的中医书籍了。

她的心里顿时有种四九年的感觉,终于解放了,自由了。

就在她得意忘形之际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叶家住的是a军区大院,能进来的人除了部队家属就是部队内部的人,不会有其他人。

只是,这敲门声很急促,势头不对,叶晴赶紧躲起来。

叶母正在接电话,听到急促的敲门声,她连忙喊叶晴去开门,哪知,身后的沙发上空空如也。

知女莫如母,叶母片刻间就反应过来,她和叶老抱怨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,随后去开门。

门开了,身着笔挺军装英俊不凡的权绍添映入叶母眼帘。

叶母以前在a军区待过,曾见过权家的人,此刻,英俊的权绍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“请问这位首长,你找谁?”叶母看到权绍添肩膀上的三毛三,连忙尊称他为首长。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权绍添很礼貌的向叶母敬了一个军礼:“伯母您好,请问叶晴在家吗?”

叶母慌忙回礼,颇为担忧的问“请问首长你找叶晴做什么?”

叶母联想到叶晴打唐洋的事情,生怕这位首长是来带叶晴进军事法庭的。

不过反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,叶晴就算犯了错,也用不着这么高级别的军官来逮她。

想到这里,叶母放宽了心,她招呼权绍添进屋坐下,为他泡了一杯上好的茶。

叶母含笑对权绍添道:“首长,你在厅里坐会,我上楼去找叶晴。”说完,叶母转身上楼。

权绍添喊住她:“伯母,我叫权绍添,你可以喊我小权,或者绍添,别再喊首长了。”

叶母扭头,尴尬的应声,随后快步上楼。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分分钟躲进自个房间的叶晴,这会已经在自己身上绑上了麻绳,系在了窗台木柱上。

她站在窗边,静等着叶母来敲门,一旦妈妈敲门,她就跳窗逃跑,她现在绝对不能被爷爷抓回去。

爷爷虽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但依照爷爷的脾气,今晚肯定会关她一晚上的禁闭。

从小到大,她每次做错事情,爷爷都会关她一晚禁闭,这次惹了这么大的事情,甚至要退婚,爷爷绝对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。

想到爷爷犀利的眼神,严厉吓人的眼睛,叶晴就浑身一颤。

在她思索之时,房外传来叶母的敲门声,叶晴不管三七二十一,爬上窗台就要跳,却在这个时候,门外的叶母忽然说道:“叶子,权上校来找你。”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“权绍添!”叶晴楞了楞,心想着,刚刚敲门那么急的人竟然是权绍添,他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?难道是来告诉她,她再也回不去军医院了?

但反念一想,不太可能啊,权绍添堂堂一个上校,那有那么多闲工夫来管她的屁事,说不定是来问她别的事情。

想到这里,叶晴跳回了自己房间,解开身上的麻绳,走去给妈妈开了门。

“叶子,全少校在楼下等你,你去见见他吧,他好像有事找你的样子。”叶母瞅了一眼打开的窗户和地上的麻绳,立刻明白了女儿刚刚在干什么。

叶晴叮嘱叶母:“妈妈,你在楼上帮我收拾一下东西,我下去见见他。”

叶母点头:“好,快去吧!”

于是,叶晴下了楼。

此刻,权绍添正在大厅里欣赏着主厅墙上那副大气磅礴万马奔腾的油画。

愿以性命保家卫国,用血肉之躯为爱的人挡下致命的一枪。

看到这副油画,权绍添想到前天他在军医院和叶晴的谈话内容,那时,叶晴告诉他,她的爱好是画画,难不成,这副油画出自叶晴之手?

“是不是被我的画功惊艳到了?”叶晴的声音从后传来,权绍添闻声转身,身着便衣长相清秀的叶晴映入他的眼帘。

今天的她略施粉黛,这身便装将她苗条的身段衬托得微妙微翘,小麦色的皮肤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,反而增添了些秀色。她的眼睛是那样好看,黑亮亮的,转动到眼眶的任何部位都显得灵动俏媚。

他们之前一直处于尴尬的状态,他都没有好好看她,这一眼看去,他竟然抹不开眼。

“喂,你干嘛一直看着我,我脸上有字吗?”叶晴走到他身旁,故意拍了他肩膀一下。

权绍添如梦初醒,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,视线瞬间移到墙上的万马图上,薄唇微启:“这幅画从颜色搭配上来看没有一点瑕疵,但画中的马儿眼睛无神,乃是一大败笔。”

叶晴走到他对面坐下,不悦的说道:“整个a军区就你说我的画不好。”

权绍添坐回沙发上,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才不紧不慢的说:“马儿太多,眼神各异,你画不好也是情有可原。”

被他这么一说,叶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。

他说得对,马儿多了,眼神就不好设计,更绘画不出他们各自的神韵。

权绍添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副画上,他的眼皮跳动了一下,放下手中的茶杯问她:“你真想好了离开军医院?”

叶晴盯着他的表情,反问他:“权上校亲自登门就是为了问这个?”

权绍添思索了一下,脸上是凝重的表情:“是的。”

“我的答案和上次一样。”

“很好!”

叶晴疑惑:“很好是什么意思。”

权绍添从军装里掏出一份军医进修申请从桌上推倒叶晴面前。

叶晴没有拿起那张军医进修申请,只是半垂着眼眸,盯着那张军医进修申请恍惚的看了很久。

权绍添耐心的等着……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pmyfcl.com/heimao/43527.html
(本文来自惜惜88整合文章:http://www.pmyfcl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三毛 油画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pmyfcl.com ?2017 惜惜88

惜惜88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